微报纸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3版
发布日期:
我在集中隔离,挺好的!
——一位普通西安市民记录的隔离生活点点滴滴
文章字数:4,080



  编者按: 辛丑岁末,新冠肺炎疫情在西安悄然蔓延,快速传播的德尔塔病毒威胁着1300万人口的西安,因疫情防控需要,截至1月4日24时,仍有4.2万人在集中隔离点进行集中隔离。这些隔离人员生活是什么样的?他们吃的什么?住的怎么样?心情如何?隔离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
  今日,《阳光报》刊发的两篇隔离人员的日记,让我们了解新冠疫情肆虐下西安真实的一面,了解西安疫情防控的不易和一线人员的艰辛。
  2021年12月23日上午10点,妻子接到疾控中心流调人员打来的电话,说女儿同班的一位同学是密接人员,我女儿为次密接,须在家中隔离、注意消毒。24日下午5点,雁塔区疾控中心又打来电话,说那位同学已经确诊。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开始为女儿担心。但转念一想,放假都十几天了,况且连续几次核酸采样我们家人都正常,应该不会有问题的。疾控中心让我们居家隔离,那我们就居家隔离。到了晚上7点多,一个电话打来,通知女儿集中隔离,因为孩子尚未成年,可由一个大人陪同。疫情就是命令,作为一名预备党员,支持防疫责无旁贷。
  为了不耽误防疫人员的工作进度,我们立刻开始收拾行李物品。女儿的课本、课外书,我的稿件资料、笔记本电脑,我们的换洗衣服、洗漱用品,当然还有女儿爱吃的小零食等,很快装箱打包,一切准备就绪,就等防疫人员来接。其间,我看到妻子焦虑、伤感的神情,也感到女儿的紧张、母亲的担忧,只有儿子很好奇,一听要去酒店,还以为我们要去旅游,跟出跟进地盯着我们,担心我们走的时候不带他。
  其实,要去哪里、要去多久,我什么也不知道,心中又焦虑又茫然。但转念一想,这是特殊时期,又是政府组织的行动,我相信肯定没问题。我开始安慰妻子和母亲,“就当这是一次看不了风景的旅行”;安慰女儿,“集中隔离点可以见到很多同学和老师”,女儿一听,情绪也逐渐高昂起来了。
  终于,接我们的120救护车来了。我们下楼出发时,妻子坚持要送我们,不断叮嘱着。两位“大白”已在车旁等着我们,见到我们迎了上来,和我们核实了信息,确认无误后赶紧帮我们往车上放置行李。女儿很勇敢,自己拉着行李箱出门、上车,我在后跟随。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坐救护车,女儿也是。防疫人员先是给我们核酸采样,然后确认信息并填表登记,最后给我们发放隔离通知书。除了我们,还要接其他两位同学和他们的家长。有一个同学正在上网课,9点才能结束,防疫人员要等小孩上完网课再接。听到这话,我肃然起敬。等待的时间,我就和“大白们”聊了几句,得知他们是从河南信阳赶来支援的医护人员,抵达西安已经三四天了。信阳我很早就知道,是我一个同学的老家,我顿时感到亲切,更多的是感动。填表、谈话中,他俩说话很柔和,总让我想到信阳毛尖,让人心里熨帖。
  当大家收拾妥当,完成各种对接程序,车子就出发了,朝着下一个目标前进,要去杏园小区、鑫泰园接人。人接齐时,已是晚上九点四十左右了。随后汽车朝着长乐中路的柠檬酒店驶去。小朋友互相见面分外高兴,谈着吃的、玩的之类他们感兴趣的话题,大人们也轻松了许多。 (下转3版)


  (上接1版)大约半小时后,我们抵达了目的地。前面已有很多救护车一字排开,已经抵达的人们在酒店门前也排着长队,他们几个很快认出了队伍中的同学。 送我们的工作人员怕我们受冻,让我们在车上先待着,等他们办完手续,看排队人 少了一些才让我们下车。在道别时,让我意外的是他向我们说了句:“谢谢你们的配合。” 走到酒店门口后,我们按次序排队, 每个人进行一次消杀,包括鞋底,随身携带的行李也要进行消杀。寒风呼啸中,队伍很长,前进得也很慢,但是大家都在安静地等待。我们办理入住的时候才看到, 隔离点的专班工作人员要对我们的住址、 身份证等信息进行登记、编号,拍照存档, 工作量很大。 酒店廊道原本铺的是地毯,此刻上面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塑料布,这让我又一次意识到我们这是在集中隔离。办入住 的时候,工作人员就提醒我们,为了确保安全,进了酒店门就暂时不能再出来了。 我心想不就是住十几天嘛,很快就过去了,正好我静下心来处理一些稿件。但是, 转念一想,我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让女儿情绪平稳、甚至是快乐充实地度过集中隔离期。 当我打开房间门的一刹那,关于对隔离期间住宿条件的种种想象全部归零,我们要住的是一个标准间,房间的灯光设计很柔和、房间很舒适。女儿很满意,选了靠近窗户的床,放了东西,换了衣服,就开始在床上蹦跳起来。从这个床跳到另一张床,又跳回来,我赶紧制止。显然,女儿完全没有了对集中隔离的担忧和紧张,完全放松了,我很高兴。此刻已接近凌晨,但还是得让她多玩一会儿。从此刻起,我们正式开始了为期十四天的隔离生活。
  第二天早晨,我早早起床,洗漱完毕,女儿还在睡,便忙自己的事情,等女儿起床。可是没过多久,听到楼道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听到门口放了什么东西,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等我出门,看到门口的椅子上放着一份早餐,紧接着看到楼道口有个“大白”。我向他问好,说明我们是两个人,他便加了一份。我赶紧叫醒女儿,待其洗漱完毕,打开装餐的袋子拿出早餐。女儿很高兴,油条、玉米、咸菜和小菜都是她爱吃的,还有鸡蛋、馒头和小米粥。中午是四菜一汤,还有一根香蕉。晚餐是麻食,另外配了一份咸菜一个馒头。之后的日子,厨师想方设法为我们改善伙食,不断变化花样。除此之外,我们每天做核酸一次,测体温上下午各一次,都在房门口进行。
  因疫情住进酒店,工作之余,疫情就成为我关注的焦点。我平时很少关注朋友圈和微信群消息,看新闻的时间也相对较少,而此时手机便成为我了解疫情最重要的途径。看到确诊人数不断上涨就感到紧张,看到数字下降就感到高兴;看到客观公正的新闻报道、理论文章就振奋,因而,我在朋友圈里、在各种群里尽力为每一个积极、正义的声音点赞,转发充满正能量的文章,为正义之声鼓劲,抵制、批评错误的认识,这是我能做的,也是我应该做的。
  疫情期间是一个特殊时期,因而,关于我陪女儿隔离的事情,只是通过正常渠道上报,并不想让大家知道、让大家担心。然而,集中隔离期间工作人员的辛勤付出真的是感动了我,特别是2021年最后一个晚上为我们精心准备的泡馍、橘子,当然还有那字迹优美的祝福语,让我觉得不能不表达我的谢意。于是,我发了一条关于酒店服务周到的消息。其实在发的时候,我有意避免“隔离”等字眼的出现。没想到,朋友圈发出后,获得了大量点赞的同时,迎来了老师同学、同事朋友们众多的问候和鼓励,有的直接打来电话,直到四号还有人问候,很是感动。
  元月1日,午饭后,有敲门声响起,我开门一看,门口放了一个红色的大礼包和一箱酸奶,送东西的“大白”已经不见了踪影。一大堆东西,我疑惑是不是送错了,转念开始埋怨妻子网上买的东西太多,买零食不至于买这么多。就在我和女儿翻看礼物时,又听到了急匆匆的敲门声,我第一反应是东西送错了,赶紧往外提,“大白”见我开门,第一句是:“东西收到了没?”他还提着同样的东西。我疑惑地说:“是不是送错了?”他说:“每家都有!”我赶紧表示感谢。我给大礼包和酸奶拍了照。女儿很高兴,将所发的十几样东西摆了个造型让我拍照。照片的效果很好,但是我不能再发朋友圈了,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在隔离,为我担心。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元月2日,李晓锋副总编辑发来了一条信息,让我见到信息给他回电话。接通电话,李总详细向我询问隔离期间的情况,包括在什么地方集中隔离、集中隔离时间,吃的饭怎样、热乎不热乎,住的房间怎么样、是不是习惯,有没有电视、有没有网络,小孩情绪怎样、学习怎样……并告诉我人民社是我的坚强后盾,需要什么就尽管说。随后,李总问起了我家里的情况,有谁在家、家里成员情况、家庭物资储备、购物是否方便等情况,并一再叮嘱我,家里有什么困难及时说,我们社里有志愿者,都能送,有什么问题社里会尽力解决。和李总通话时,我心中一阵阵暖流涌动,我打心眼里感谢我们的社领导、感谢我们的单位,这也激励着我以更大的努力为我们的陕西人民出版社贡献更大的力量。
  我是陪女儿来隔离的,保护好女儿是此行的关键。事实上,这些天的隔离,女儿非但没有消极情绪,相反有很大长进。看到了工作人员的辛苦和繁忙,她总能第一时间和我来到门口测核酸、测体温,即使睡得正香,一听见楼道里传来做核酸的叫喊声音,也会赶紧从被窝里爬起来;女儿这两年不太喜欢吃鸡蛋,隔离开始的两三天吃鸡蛋还如同从前,自从给她讲了特殊时期,政府为我们准备这些食物不容易,厨师、送饭的叔叔为了我们也在和我们一起隔离,厨师还想方设法给我们做好吃的,送饭的叔叔为了大家能吃上热饭,送饭速度很快,常常饭刚一放,我们取餐时就看不见他的身影了,大家都在为我们服务。如果浪费,你对得起政府、对得起大家吗?女儿很感动,从此不但好好吃鸡蛋,送的米饭也吃得干干净净。女儿特别爱看书,写作业却常常是在看书之余完成。经过不断提醒,隔离期间几次作业竟第一名完成,而且能够交作业之前自己先检查,作业多次得到老师的点赞。不仅如此,女儿在隔离期间创造性地进行体育锻炼,比如和我打“拳击”、自己掷骰子、在地毯上的方形花纹中跳方格,弯着腰装扮老头……在我脚疼的时候搀扶我,用餐时间自己去开门取餐,并能很礼貌地对“大白”们说谢谢,在元旦的时候为他们送上节日祝福……我很高兴她的成长和感恩之心。
  集中隔离的日子就要结束了,感谢每一位“大白”,感谢老师、领导、同事、亲戚、同学、朋友们,感谢我们的党和政府,正是因为大家,我和女儿度过了一段难忘的、一切都挺好的、有很多感悟和收获的隔离期;我虽然在隔离,但仍旧与部门同仁们一起积极投入国家项目《纪录小康全景录》的前期工作;为我们的项目入选“十四五”规划感到高兴;为社里组织的直播活动积极联系作者;为其他同志们踊跃报名志愿者感到骄傲……虽不能前往一线,但我的心和大家在一起,相信长安常安,抗疫必将早日胜利。
  南先锋,记于西安市长乐中路柠檬酒店
  2022年元月5日夜
  (作者系陕西人民出版社延安书局员工)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阳光报版权所有   刊号:CN61-0022    邮发代号:51-39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陕ICP备060079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