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报纸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11版
发布日期:
西安市西北工业大学附属中学 2023届文一班 杨雅淇
文章字数:732
  在我印象里,自古文人便爱酒。无论是驰骋政坛纵横捭阖,还是孑然一身羁旅他乡,皆少不了酒的陪伴。对于他们而言,酒是仕途不振时的宽慰,是漫漫路途上的陪伴,是消解愁绪的良药,是点亮寂静黑夜的明灯。
  李白的酒,溢满孤独。“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才华横溢的诗仙于月下独饮,酒醒时分他常想起当年大明宫内的那一场闹剧——贵妃研墨,力士脱靴,何等风光自在。如今繁华散场,能与他相伴的,也只剩一壶酒了。
  苏轼的酒,飘逸洒脱。“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他饮酒高歌,直上月中宫阙。月宫里极尽绮丽梦幻,直教他忘了今夕是何年。好梦苦短,醒来后又落入满是凡尘的人间。他看似洒脱不羁,却于诡秘波折的宦海中沉浮一生,实在可惜。“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一壶清酒,伴着一点点愁绪,化作一片星月,点缀着凄清的中秋之夜。
  还有那么一位女子也爱酒。她通文理、爱金石,年轻时每日与丈夫饮酒填词,风雅不尽。不料金兵南犯,明诚身死,她流亡飘零,景象凄惨,只剩几盏淡酒作陪。“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李清照的酒,正如她的人,瘦比黄花,而风姿隽永,久久不散。
  我也有幸饮过酒。不过毕竟是“年少不识愁滋味”,这酒被赋予的并非是愁绪或感慨,而是少年人独有的欢乐与惬意——趁了假期与家人一同出游,共赏奇特的喀斯特地貌。旅途不算惊险却刺激连连,临别时结识的一位叔叔开了一瓶香槟,给每个人都斟了一杯。十余人一同碰杯,金黄的液体摇摇晃晃,雪白的酒沫飞向空中,一派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这世上酒是多的。我们身处不同的时代,经历着不同的人生,为同一壶酒赋上了不同的意义。人间浮尘漫卷,前路漫漫仍可期。愿历经万般锤炼之后,我们仍能高擎酒杯,悠然回忆着当年锦帽貂裘的璀璨时光。
  (指导老师:武向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阳光报版权所有   刊号:CN61-0022    邮发代号:51-39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陕ICP备060079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