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报纸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
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11版
发布日期:
黑子记事
赵刚
文章字数:1,791

  黑子是我帮扶驻村的一条家犬,由于身体矫健,一身乌黑,因此得名。
  据说,黑子属名贵品种,从网上询价可知,一条幼犬最低售价也在一万元左右。黑子主家的屋舍是周边十里八村首屈一指的陈家。陈老汉英年丧妻,一把屎一把尿将三子一女拉扯成人,各个学业有成、术业专攻,分散在天南海北,功成名就。陈老汉住在儿女们集资为他建造的二层小洋楼里,冬有电暖气、电热毯,夏有电风扇、电冰箱,就连拉屎撒尿都不必出屋,室内专门安了冲水马桶。不仅如此,儿女们还每隔一段时日,不是汇回千儿八百元生活费,就是寄回鲜灵灵的海鲜、果蔬以及高档的换季服装。对于儿女们的一片孝心,陈老汉似乎并不领情,时常圪蹴在炮楼似的楼顶上,一边“吧嗒吧嗒”抽着自种的旱烟,一边扯起嗓子叫骂:“狗日的,你们跑到花花世界享福去了,把我个孤老汉撇在塬上看门!早知有今日,当初就不该把你们一个个供养出去,临老身边一个作伴的人都没有!”人生最大的凄凉莫过于孑然孤老,陈老汉心有怨气无处撒,就拿黑子出气——他在南方当著名企业家的长子用专车运回陪他作伴的一条狗,好似前世的冤家今生的对头,不供给吃喝,不安顿住处,一看见它就骂个不止。
  不吃嗟来食、不喝沟边水的“名门望族”后裔黑子,代表着企业家的一片孝父之心,千里迢迢落户农村,非但没有受到礼遇,反而食宿无着遭尽白眼,不仅光华尽失周身脏兮,就连初见时清澈如洗的目光也变得瓷愣愣的,时常匍匐在空旷一隅仰望蓝天白云整晌整晌不吭气。村民揶揄道:“咱这穷乡僻壤的,连大城市来的狗都抑郁啦!”
  一段时间的“抑郁”之后,村民们惊异地发现,在逆境的磨砺中,黑子居然随遇而安,不仅和村内外的家犬、野犬混得烂熟,而且和本村的大人小孩多有交道,每每碰面便会扑上狂吠一番,直至被“拦截者”破口怒斥,这才撒欢儿而去。所谓“不打不相识”,由此,村民没有不识黑子的。尤其黑子与其同类截然不同的只“咬”本村人,而在外来人面前彬彬有礼颇见绅士风度的独特举动,被村人戏虐为“欺熟”;而另有洞悉世态人士则分析认为,黑子之所以“欺熟”,是因为本村人与之相识,加之“打狗看主人”之常理,对其“刷存在感”之举绝不会采取武力镇压,而陌生人却不会手下留情。黑子的狡黠顽劣由此可见一斑。
  我所居住和办公的地方,距村庄约有1里之程,每次星夜返回,虽有手电照亮,但是心里仍有惊恐,生怕在这个不乏野生动物出没之地蹿出什么来。据说,村民尕娃右脸颊那片骇人的伤痕,就是被一只冷不丁从树枝上掉下来的笨熊扇了一巴掌留下的“纪念”。这夜,我正心惊肉跳地独行,忽觉身后似有异样,猛回头,却发现一条脏不溜秋的黑狗笼罩在黄灿灿的手电光下。啊,是黑子!扑面而来的手电光使黑子受到惊吓,冲着我歇斯底里吠起来。我下意识收了光柱,黑子亦止了吠声,摇着尾巴,不紧不慢地在我身前5米左右位置一路小跑着,直至把我送回居所。我这才恍然大悟,它一路尾随,居然是为了给我带路!我翻箱倒柜找出唯一的半根香肠喂它吃,又在洗脸盆里倒入半碗温水给它喝,目送吃饱喝足的身影隐没夜色中,胸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自此,我和黑子成了朋友。每日,在它歇斯底里的吠声中晨起,在它悄无声息的陪伴中夜归,在对它的目送中享受友谊的温馨。
  某日,我正在庭院同村干部议事,黑子颠颠儿地跑来凑趣。我拿起一块馒头喂它。黑子张口正要吃时,远处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它条件反射“噌”地掉头循声狂奔而去。正当我一头雾水之际,村干部的戏言帮我解开谜底:“这家伙,聪明得很!听到村里鞭炮声,知道是有人家办喜事,急忙赶去,有好吃的哩!”
  某日,汲取周边失火教训,我和村干部入户检查安全防患情况。黑子一路相陪,即使明知自己不被人待见,但仍一丝不苟跟前跟后,往往我们在庭院查罢大致情况准备离开,它则早已蹿入室内吠叫不止,无奈,我们入室进行更加全面的检查,居然多有收获。看到黑子嘘嘘带喘的滑稽样儿,村干部又好气又好笑,点着其又黑又亮的圆头鼻子说:“你呀!把村干部的活儿都抢着干了!”
  就这样,黑子成为村民们说不完的话题。这日傍晚,忽想起一天没有看见黑子,便村前村后一通寻找,却一无所获。某村民告诉我,他晨时亲眼看见一辆陌生的吉普车在家犬和野犬成群休憩的村口略作停留便仓惶遁去,黑子便是在那个时候没了踪影,而其它同类却安然无恙。村干部叹息说:“看来,遇上了识货的盗狗贼,专盗走黑子卖高价哩!”村民不以为然道:“哪儿啊?遇见生面孔,其他狗一个比一个吠得凶,唯独黑子一声不吭,人家不偷走它才怪哩!”
  哦,黑子!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阳光报版权所有   刊号:CN61-0022    邮发代号:51-39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陕ICP备06007924号-1